第十一次全国行为医学会议论文选-行为医学在中国的诞生和发展    

行为医学在中国的诞生和发展

杨菊贤  杨志寅

 

行为医学是在行为科学和医学取得重大发展的基础上,在科学体系发生激烈变化,科学出现高度分化和高度综合的历史背景下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的。行为科学是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并列的第三科学,凡是涉及的内容兼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成份的学科,均属于行为科学的范畴,例如心理学研究大脑的结构和功能的成份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而心理学涉及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宗教等内容的成份则属于社会科学的范畴,因此,心理学是从属于行为科学的一个分支。行为科学在医学中的延伸和应用,称为行为医学;因此,行为医学虽然诞生较迟(19772月,美国)但是起点很高,它研究和发展行为科学中与健康和疾病有关的知识和技术,应用于疾病的预防,治疗、康复和健康促进的一门科学领域。行为医学的诞生和发展,在促使医学向整体医学发展中丰富和完善了现代医学模式,行为医学是与生物医学和社会医学并列的现代医学体系中三大支柱之一。

随着行为医学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形成和发展,行为医学在中国也很快受到重视;19898月,经中华医学会第20届常务理事会第3次会议通过,批准成立“中华医学会行为医学及生物反馈学会”,从学会被批准成立迄今恰好是20年。199010月天津召开了成立大会及首届行为医学学术会议,沈家麒教授当选为第一届主任委员;19928月,在青岛举行了第2 次全国行为医学学术会议,由于沈家麒教授退休出国定居,会议选举杨菊贤教授为代主任委员;19965月在南京进行了换届选举,杨菊贤当选为第2 届委员会主任委员;经批准,将学会更名为“中华医学行为医学分会”;20051月在北京举行的换届选举中,杨志寅教授当选为第3届委员会主任委员。20年来,我国的行为医学专业从诞生到现在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第3届委员会的正确领导下,我国的行为医学事业已取得了蓬勃的发展,学会的会刊“中国行为医学杂志”从双月刊改成月刊,从今年起已被批准正式更名为“中华行为医学和脑科学”杂志。

近年来,行为医学的理论也有了不少的进展,例如,大多数人认为,个人的行为是个人的责任,然而,事实告诫人们,不健康的行为或危险行为不仅是个人的责任,更重要的是社会模仿的结果,吸烟、酗酒、赌博、乃之吸毒和不洁性行为均是如此;人们针对高危个体并不是消除不健康行为的最佳方式,而是应该努力做好改变社会模仿的工作。美国报道在近期死亡的230万人中,其真正的原因为:19%由于烟草,14%源于饮食不合理和缺少运动,约12%源于精神或躯体创伤,以上死亡的行为原因占了总死亡人数的45%,也就是说有45%的死亡原因是可以通过改变个人或社会的行为方式加以预防的,从这里可以使更多的人们懂得行为医学的重要性,任务的艰巨及其光明的前途。

1992年国际心脏保健会议倡导的维多利亚宣言,提出了健康的四大基石——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和心理平衡,这四大基石目前已发展成为全人类的共识,这四大基石恰是行为医学中健康促进理论的基本内容:饮食行为、运动行为、烟酒吸毒行为、睡眠和心理行为;其实质是合理均衡,也就是达到了和谐;达到了和谐能有怎样的结果呢?可使心脏病和高血压的患病率降低55%,脑卒中减少25%,糖尿病减少50%,肿瘤减少33%,平均寿命可延长3年以上,从整体上说,可使危害人类健康最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以及肿瘤减少1/3~1/2左右,并可大大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

我国杰出的心血管病学者胡大一教授,近年来提倡发展“双心医学”(P sycho—Cardiology),双心医学是由心血管内科与心理医学交叉形成的一个学科,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压力的增加,心血管疾病及其相关的心理障碍已经成为我国最严重的健康问题之一,越来越多的心血管病患者合并存在心理障碍,这两种疾病相互影响,互为因果,导致疾病的恶化;由于牵涉到两个学科,临床表现不典型,容易导致误诊,导致过渡进行冠脉造影、支架置入和手术,浪费了大量的精力和卫生资源,患者的疾病还不能得到及时的解决。胡大一教授提倡的双心医学可同时解决患者的心血管和心理疾患,突破了传统医学模式下形成的思维定势,提高了医疗质量,节省卫生资源,并带动更多合格医师的成长;目前,双心医学在我国的发展已经呈现欣欣向荣的新面目,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心血医师和心理医师的认可和欢迎,但是,双心医学仅涉及了四大健康基石的四分之一(心理平衡),而并没有涉及防治心血管疾病极为重要的饮食行为,运动行为和烟酒行为。因此,我们学会已经建议:在心血管领域中,用行为心脏病学(Behavioral Cardiology)来代替双心医学,我们认为这可能是更全面和更及时的提法,这也是我们学会对双心医学倡始人——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分会主任委员胡大一教授的一个建议。

 

 

1.                   杨志寅主编,行为医学 P1~32,高等教育出版社 北京2008.11  第一版

2.                   Rozanski A, Blumenthal J A, Davidson  K W, et al, The emerging field of Behavioral Cardiology, J Am Coll  Cardiol, 2005,45:631751

3.                   杨菊贤、卓扬,心脏的康复与心理的康复,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0615(增刊):5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