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次全国行为医学会议论文选登-焦虑症状的识别    

焦虑症状的识别

 

北京大学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精神药理研究室    杨甫德

 

焦虑是一种多成分、多维度、多种类及多水平整合的复杂心理过程。通常表述焦虑,指的是一种情绪反应,是人们面对环境中一些即将来临、可能造成灾祸或面临重大生活事件时,机体适应环境变化产生的一种复合情绪反应。

2004-2005年在中国4个城市开展了中国城市非精神科病人抑郁、焦虑及抑郁合并焦虑症状患病率研究工作,对2400名就诊者进行了调查与访谈,结果发现:第一,综合医院患者中抑郁焦虑的患病率非常高,大约1/5的患者有抑郁或焦虑;第二,综合医院患者抑郁焦虑的未诊断率很高,在90%以上。第三,综合医院患者抑郁焦虑的治疗率极低,仅有1/6的患者得到相应治疗。

有报道综合医院住院病人,焦虑发生率40.3%。其中内科32.1%、外科37.2%、妇科29.4%、肿瘤科59.6%。徐俊冕报道上海中山医院心理门诊1013例,符合DSM--RICD-10分类、诊断标准的焦虑障碍29.42%。综合医院就诊病人中伴发各种精神障碍者达50%以上,漏诊率高达90%以上,焦虑障碍的识别率6.45%,漏诊率93.54%。国外综合医院解决此类问题的做法是在综合医院成立"行为医学科""行为医学小组"进行一般处理,并与精神病院联合建立"会诊-联络精神病学(CLP",CLP医师处理严重精神卫生问题。

我国尚未建立这种机制,综合医院医师尚不熟悉行为医学。通过行为医学、精神卫生知识教育、技能培训,可提高精神卫生问题的识别率、会诊率,从而做到早期发现、干预和治疗。本文就焦虑的概念、分类、临床意义、评定工具、干预方法等作简单介绍,以期对综合医院医师处理焦虑问题有所帮助。

一、焦虑有关的理论研究

较早研究焦虑的是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他不仅描述了焦虑的表现,还研究了焦虑形成的过程。弗洛伊德认为焦虑是被压抑的性紧张即里比多(Libido)的释放。早期观点,焦虑是由被压抑的利比多转化而来的,本我是焦虑的根源。后期则认为焦虑的根源不在本我,而在自我,只有自我才产生焦虑。弗洛伊德的焦虑理论贡献在于认识到内外刺激威胁自我是焦虑产生的根本原因,焦虑是自我受威胁的产物,焦虑的发生有认知的参与。霍妮(Karen Horney)批判弗洛伊德的本能决定,强调应从宏观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去寻找焦虑的根源,把社会环境的作用提高到首要的地位,认为社会矛盾倾向是个体内心冲突的文化基础,也是个体产生焦虑的社会文化基础。提出焦虑的产生与个体能力有关,无能为力是焦虑的特征之一。沙利文(Haryy Stack Sullivan)既克服了弗洛伊德的本能决定论,又克服了霍妮将社会文化简单化的倾向,他认为,人是人际关系的社会存在,人的生存既离不开物质环境,也离不开文化环境,而焦虑是人际关系分裂的表现,人际关系分裂是焦虑的根源。其主要贡献在于明确指出焦虑的根源在于社会性刺激的威胁作用,明确了自尊因素在焦虑发生过程中的核心作用。雅各布森(Roman Jakobson)批判地继承了弗洛伊德的本我、自我、超我人格结构说,认为个体的自主性受到损害是焦虑的原因,外部环境也是导致焦虑的因素。上述精神分析学派的焦虑理论揭示:焦虑是由于个体预料到内外刺激对其自尊产生威胁,而又自感没有能力来应付时产生的情绪体验。而判断内外刺激是否威胁到自尊,以及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来应付则是由认知评价决定的。莫尔(Mowere)用刺激反应理论来解释弗洛伊德的"焦虑"。把焦虑和恐惧看成同义词,并把恐惧定义为产生痛苦反应的条件刺激,由于恐惧反应是一种强烈的不愉快的体验,因而可看成是激发行为和强迫新习惯获得的内驱力。泰勒(E.B.Tylor)重点研究了焦虑对人的学习影响,编制了显性焦虑量表(Manifest Anxiety Scale,MAS),即把MAS测得的焦虑得分看成是一种内驱力强度。曼德勒(G.Mandler)和萨拉森(S.Sarason,发表了《测验焦虑问卷》(Test Anxiety Questionnaire,TAQ)。卡特尔(R.B.Cattell)发现正常人与神经症患者在焦虑上有差别,提出了两种焦虑形式,即物质焦虑和状态焦虑。施皮尔伯格(Spielberger),进一步研究提出了焦虑特质-状态理论, 编制了焦虑状态-特质问卷。上述学者研究焦虑理论的同时,对焦虑的测量,作出了较大贡献。

目前的研究已明确了焦虑的三种基本特征:第一,认为焦虑是一种情绪状态;第二,认为焦虑是一种内驱力;第三,属于人类固有的一种保护性反应。根据焦虑上述的三种特征,对焦虑这种多成分、多维度、多种类及多水平整合的复杂心理过程,可以这样理解:一种主观为恐惧的情绪状态;一种可伴有濒死感的不愉快情绪;指向未来,伴有某种受威胁感或危险感;实际上并无任何可辨认的威胁,或者用合理的标准来衡量,诱发焦虑的事件与其严重程度不相称;主观的躯体不适和/或可见躯体功能紊乱的客观表现。

首先,焦虑是一种强烈的苦恼和受挫后的个体体验,是一种模糊的恐惧,是对不特定的、模糊的、无形的危险的反应;其次,焦虑具有动机的意义;再次,处于焦虑情绪下的个体有外在的行为表现与躯体内部的生理变化。从反应强度上看,焦虑涉及到轻重不等但性质相同的相互过渡的一系列情绪过程,最轻的是不安、担心,继之是害怕、惊慌,再加重可能是极端的恐怖;从主观感受性--快感度上看,属于一种负性情绪,给人的体验是不愉快的;从复杂程度上看,属于一种复合情绪,包含有悲哀、恐惧、愤怒等成分。

 

二、焦虑的症状特征

焦虑作为一种复杂的心理过程,包含心理、行为(运动)、生理三个方面的一系列反应。

1.心理症状:主要是心理上的体验和感受。觉得自己无能力面对威胁,感到危险马上发生,内心处于警觉状态,或怀疑自己应对行为的有效性。患者表述的症状通常是与处境不相符合的痛苦情绪体验,如担忧、紧张、着急、烦躁、害怕、不安、恐惧、不祥预感等情绪反应。心理方面的焦虑症状又称精神性焦虑。

2.躯体症状:多系交感神经兴奋的反应性症状,严重反应则称之为躯体性焦虑。其症状表现多种多样,缺少阳性体征,以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神经系统、泌尿生殖系统以及皮肤血管反应性症状较常见,如自述胸闷、气短、气促、气憋、窒息感、过度换气;心前区不适、胸痛、局部压痛感、心慌、心悸、血压轻微升高;头昏、头晕、耳鸣、视力模糊、记忆障碍、入睡困难、似睡非睡、多梦、梦境有威胁性或有灾难性主题、时睡时醒、失眠、全身肌肉紧张、肌肉僵硬、全身或局部疼痛、抽搐;尿频、尿急、排尿困难、阳萎、早泄、性冷淡、月经紊乱;食欲减退、腹泻、瞳孔扩大、面红、皮肤出汗、寒颤、手足心发冷或出汗等。

3.行为表现:是心理痛苦、生理反应的外在表现。焦虑反应表现在行为方面,主要是外显情绪和躯体运动症状为主的表现。如表情紧张、双眉紧锁、睑面痉挛、笨手笨脚、姿势僵硬、坐立不安、来回走动、小动作多(抓耳挠腮、搓手、弹指、踢腿)、不自主震颤或发抖、奔跑呼叫、哭泣等;说话唐突、语无伦次、言语结巴;注意力不集中、思绪不清,或警觉性增高,情绪易激动等。极度焦虑患者还可出现回避行为。

 

三、焦虑症状分类及其意义

从不同角度认识焦虑,可以有多种分类方法,现介绍常见焦虑分类和有关的概念及临床意义。

1.正常焦虑与病态焦虑:焦虑是一种情绪反应,是一种情感表现,当人们面对潜在的或真实的危险、威胁时,产生情绪反应,是应激反应的一个组成部分。一般情况有明确诱因,适度的焦虑,属于正常焦虑。病态焦虑则是指不适当的焦虑表现,多没有明确的致焦虑因素,或有明确致焦虑因素,但反应程度、持续时间与致焦虑因素不相称,"非同寻常"的一类焦虑反应。正常焦虑与病态焦虑之间可以是一个连续过程,没有绝对的界限。区别正常焦虑与病变焦虑,应注重掌握以下两点:一是,焦虑体验的持续时间长短及程度的深浅。正常焦虑持续时间短,程度较浅;病态焦虑持续时间长,程度较重;二是焦虑症状产生及消失的条件。焦虑原因解除或因其它某些活动影响正常焦虑可减轻、消除,病态焦虑不减轻,或减轻后又复发,难以消除。正常焦虑的原因经治疗者分析和解释,原因比较清楚,病态焦虑常找不到真正的原因。

2.特质焦虑与状态焦虑:施皮尔伯格把焦虑分成特质焦虑和状态焦虑。特质焦虑是相对稳定的、作为一种人格特质且具有个体差异的焦虑,是一种习得的行为倾向。具备特质焦虑特征的个体,即使面前不存在引起焦虑的刺激情景也会感到忧虑重重,焦灼不安,也称之为长期焦虑。状态焦虑用来描述紧张、恐惧、忧虑、神经质等复杂主观感受,同时伴有植物神经系统亢进的症状,一般为短暂性的。多由于某个固定的情景所引起,是个体对环境变化的应激,反映了某一特定时间的焦虑,其焦虑程度随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波动。状态焦虑有时又称为情景焦虑。

3.考试焦虑与社交焦虑:个体面临考试情境特定状态下产生的焦虑称测验焦虑,描述在测验状态下焦虑水平上的个人差异,是一种情境特定化的人格特质,以青少年较多见。社交焦虑也是一种特定情境的状态焦虑,个体暴露于陌生人或者可能受到他人审视的一种或多种社交场合时出现明显而持久的恐惧或害怕等症状,达到影响工作、学习和其它活动的程度,而且痛苦持久,甚至出现回避行为。社交焦虑障碍和社交恐怖症可视为同义词,表现多种多样,如害怕参加集体活动、害怕与人会面交谈、害怕被人注视等。

4.焦虑症状、焦虑综合征、焦虑障碍:焦虑症状是任何一个人在社会生活中都会表现出来的对现实不适的反应,如紧张、担心、恐惧反应,一般称焦虑症状;焦虑综合征介于焦虑症状与焦虑障碍之间,是焦虑的一组症状,包括情绪体验、植物神经系统及运动行为特征的表现。综合医院以躯体疾病引发的焦虑较常见,一般较轻,焦虑症状出现的同时,多伴有生理症状(躯体性焦虑),有人称为“器质性焦虑综合征”,其诊断必须排除原发性焦虑症,符合焦虑症的症状标准。焦虑障碍是症状严重达到变异水平的焦虑,是一种病态情绪,应按照精神疾病(焦虑障碍)分类、诊断标准进行诊断、处理。

5.焦虑障碍分类: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统称焦虑性神经症,分为惊恐障碍、广泛性焦虑;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分为两类:一类为恐怖性焦虑障碍,包括广场恐怖、社交恐怖、特定(孤立)恐怖、其他恐怖,二类是其他焦虑障碍,包括惊恐障碍(间歇发作性焦虑)、广泛性焦虑、混合焦虑抑郁障碍、其他特定焦虑障碍;美国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DSM-Ⅳ)通称焦虑障碍,分为惊恐障碍(伴广场恐怖症、不伴广场恐怖症)、广场恐怖症、特定恐怖症、社交恐怖(焦虑)症、强迫症(强迫性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急性应激障碍、广泛焦虑障碍、躯体疾病所致焦虑障碍、物质所致焦虑障碍、焦虑抑郁混合障碍、其他焦虑障碍,分类较详细,适合于临床应用。

6.其它分类:根据焦虑对人的行为影响情况划分,促进行为效果的焦虑称为促进型焦虑,有人称为"积极的焦虑"。减低或妨碍行为效果的焦虑称妨碍型焦虑,又称有害的焦虑。能意识到的焦虑称显性焦虑,不能意识到的焦虑称潜伏焦虑;由个体对自己能力消极评价引起的焦虑称为认知焦虑,感受躯体痛苦(如疼痛)或生理指标变化(如心率加快)引起的焦虑称躯体焦虑。   

 

四、焦虑的病因与发病机制

焦虑的病因尚无明确的定论,已认识到发病与社会心理因素、遗传因素、发育因素、人格因素、个体神经因素、生化因素、内分泌因素、药物因素有密切关系。精神分析学派认为焦虑的产生源于本能欲望与现实、个体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当冲突无法解决时,便会产生焦虑。有些焦虑症患者个体从童年起就比别人胆怯、易紧张、自信心不足,发生焦虑的倾向特别显著,并且家族患病率、双生子患病率较高,可能与遗传、家庭环境因素有密切关系。现在研究,生活节奏加快、竞争激烈、居住拥挤、噪音、环境污染、人际关系矛盾复杂等,使人们长期处于烦闷、紧张、兴奋、焦虑、抑郁、不安等状态下,易于出现焦虑症。另外生活事件增多、社会支持不足,个体预见、应付紧张事件的能力降低,易感到"孤立无援",可引发或加重焦虑。心理社会因素之所以致病,是由于个体处在急性或慢性的心理应激状态,刺激超过了可能耐受的强度,应付机制失败,机体功能状态降低,正常的心理生理反应,向病理的心理生理障碍过渡,从而形成病态的焦虑。

焦虑是心因性疾病,存在着心身两方面的病理过程。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冲突论、行为学派的不良行为习得论、认知学派的非理性信念论、生理学派的器质性疾病论等都从某一角度强调了生物、心理、社会因素的发病作用。临床上,焦虑症状的医学原因涉及人体多系统、多器官、多病种。许多躯体疾病可以表现有焦虑症状,甚至是首发症状或主要症状。大部分躯体疾病、精神疾病均可引起焦虑,而焦虑也可躯体化。焦虑与躯体性疾病、精神疾病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复杂关系。

 

五、焦虑的评定与诊断

1. 评定

焦虑情绪反应一般都伴有生理、运动指标的改变,因此生理指标可间接反映焦虑的水平。通常使用的指标包括:皮肤电反应(GSR)、皮肤导电性(SC)、皮肤温度(ST)、皮肤血流容积(BVP)、肌电(EMG)、脑电(EEG)、心率(HR)、血压(BP)、呼吸频率(RR)和掌心出汗(PS)等。以生理指标测量焦虑的优点具有一定的准确性,因缺少常模数据或解释困难,应用还有局限性,多用于研究领域,临床应用较少。,随着焦虑生理学研究的深入和测量仪器发展,生理学测量具有更广阔的前景,并将成为测量焦虑反应的可靠指标。通过对焦虑的心理感受的表述和外观行为变化的观察,评定焦虑水平的方法称量表评定法。量表评定已有较长的历史,积累了较多经验,产生了较多成熟的评定量表。现介绍常用的量表。

焦虑自评量表(SAS):由Zung1971年编制,包括正向评分15题,反向评分5题共20个条目,每条目分4级评分,评分需与常模或对照组比较进行分析,主要用于评定焦虑病人的主观感受。

汉密顿焦虑量表(HAMA):由Hamilton1959年编制,包括14个项目,每项分5级评定,为经典的焦虑评定量表。总分超过29分,可能为严重焦虑;超过21分,肯定有明显焦虑;超过14分,肯定有焦虑;超过7分,可能有焦虑;小于7分,为无焦虑,一般取14分为焦虑分界值。量表又分出躯体性、精神性两项因子分,可进一步了解病人的焦虑特点。主要用于评定神经症和其他病人的焦虑程度。

焦虑状态-特质问卷(STAI):施皮尔伯格于1977年编制,并于1983年修订的自我评价问卷。包括两个部分,一是状态焦虑,即评定人们"现在"或最近一个特定时间内的感受或人们将要遇到的特别情景时的感受;二是特质焦虑,即评定人们通常情况下的情绪体验。STAI不仅由适合初中、高中、大学生和成年人的状态和特质焦虑量表,另外还开发了适合小学生的儿童状态-特征焦虑量表。共40题,前20项评定状态焦虑,后20项评定特质焦虑,评分需与常模比较,进行分析,具有广泛的适应性。

测验焦虑量表(TAI):由美国佛罗里达州大学的著名临床心理学家施皮尔伯格于1980年编制完成,是目前国际上最有效且应用最广泛的考试焦虑量表。中文版TAI由叶仁敏修订,有较好的重测信度、内在一致性与稳定性。

显性焦虑量表(MAS):泰勒按理论构建的量表。由5位专家根据卡墨龙的显性焦虑概念来评价MMPI中的项目,并按照一定标准(是否能够反映焦虑程度达65%以上)从中选取了65个能够反映显性焦虑的项目。另外,她还加入了135条被专家一致评定为不能反映显性焦虑的缓冲项目,和先前的项目一起构成了最初的MASMAS经过多次修订,适合大学文化程度以下的人使用。

贝克焦虑量表(BAI):由美国阿隆贝克(Aaron T·Beck)等于1985年编制,是一个含有21个项目的自评量表。该量表用4级评分,适合具有焦虑症状的成年人,主要用于测量受测者主观感受到的焦虑程度。

综合性医院焦虑抑郁量表(HAD):由Zigmond asSnaith RP1983年创制。主要应用于综合医院病人中焦虑和抑郁情绪的筛查。HAD共由14个条目组成,其中7个条目评定抑郁,7个条目评定焦虑。焦虑与抑郁两个分量表的分值划分为0-7分属无症状;8-10分属症状可疑;11-21分属肯定存在症状。

Sarason考试焦虑量表(TAS):由美国华盛顿大学心理系的著名临床心理学家Irwin G.Sarason教授于1978年编制完成,是目前国际上广泛使用的最著名的考试焦虑量表之一。中文版由王才康于1999年译出,并投入使用。包含37个项目,涉及个体对于考试的态度及个体在考试前后的各种心理感受及躯体不适等。

交往焦虑量表(IAS):用于评定独立于行为之外的主观社交焦虑体验的倾向。含有15条自陈条目,条目按5级分制予以回答。当需要对不涉及自陈行为的纯粹的社交焦虑本身进行测量时,IAS要优于其它综合测量情感及行为元素的量表。

2.诊断

正确的诊断基于对病史、症状、体征的全面掌握,采集焦虑的临床资料,应注意:①详细了解病人的主观感受:焦虑和担心的症状是否与坐立不安、容易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易激惹、肌肉紧张、睡眠问题合并存在;②详细观察了解病人的外表、行为、语言、思维内容、智力功能、对疾病的认识、判断力、社会适应功能情况;③伴发躯体疾病的情况:收集区分躯体疾病焦虑、精神疾病焦虑、原发性焦虑症的资料;④选择适用的量表评定焦虑,根据评定结果,参考常模值、焦虑水平的界值,了解患者焦虑的程度或做出辅助性诊断。

对焦虑症状做出正确的诊断,建立在全面掌握相关躯体疾病和焦虑诊断标准的基础上实现的(限于篇幅,本文不详述相关标准)。综合医院的临床医师,在认识焦虑症状的基础上区分正常焦虑和病态焦虑,确定焦虑症状有无临床意义,从以下几点把握:①症状严重,痛苦水平超出了其承受能力,寻求解除的办法,需要求助或就诊;②影响了患者正常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如影响了日常生活的应酬、正常功能的发挥;或出现特殊的回避、退缩等行为;③影响了患者躯体疾病的治疗和康复;④主动要求服药,或其他方法试图减轻焦虑症状。符合上述特征之一,即可认为有临床意义。可采用适宜的焦虑量表进行评定或作进一步的检查、诊断。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对广泛性焦虑障碍和惊恐障碍的诊断标准如下:

43.22广泛性焦虑[F41.1]

指一种以缺乏明确对象和具体内容的提心吊胆,及紧张不安为主的焦虑症,并有显著的植物神经症状、肌肉紧张,及运动性不安。病人因难以忍受又无法解脱,而感到痛苦。

【症状标准】

(1)符合神经症的诊断标准;

(2)以持续的原发性焦虑症状为主,并符合下列2项:

①经常或持续的无明确对象和固定内容的恐惧或提心吊胆;

②伴自主神经症状或运动性不安。

【严重标准】社会功能受损,病人因难以忍受又无法解脱,而感到痛苦。

【病程标准】符合症状标准至少已6个月。

【排除标准】

(1)排除甲状腺机能亢进、高血压、冠心病等躯体疾病的继发性焦虑;

(2)排除兴奋药物过量、催眠镇静药物,或抗焦虑药的戒断反应,强迫症、恐惧症、疑病症、神经衰弱、躁狂症、抑郁症,或精神分裂症等伴发的焦虑。

惊恐障碍[F41.0]

是一种以反复的惊恐发作为主要原发症状的神经症。这种发作并不局限于任何特定的情境,具有不可预测性。惊恐发作作为继发症状,可见于多种不同的精神障碍,如恐惧性神经症、抑郁症等,并应与某些躯体疾病鉴别,如癫痫、心脏病发作、内分泌失调等。

【症状标准】

(1)符合神经症的诊断标准;

(2)惊恐发作需符合以下4项:

①发作无明显诱因、无相关的特定情境,发作不可预测;

②在发作间歇期,除害怕再发作外,无明显症状;

③发作时表现强烈的恐惧、焦虑,及明显的自主神经症状,并常有人格解体、现实解体、濒死恐惧,或失控感等痛苦体验;

④发作突然开始,迅速达到高峰,发作时意识清晰,事后能回忆。

【严重标准】病人因难以忍受又无法解脱,而感到痛苦。

【病程标准】在1个月内至少有3次惊恐发作,或在首次发作后继发害怕再发作的焦虑持续1个月。

【排除标准】

(1)排除其他精神障碍,如恐惧症、抑郁症,或躯体形式障碍等继发的惊恐发作;

(2)排除躯体疾病如癫痫、心脏病发作、嗜铬细胞瘤、甲亢或自发性低血糖等继发的惊恐发作。

 

六、焦虑的治疗

 (一)药物治疗:

药物可以有效地抑制焦虑性躯体反应,从而改善患者躯体状况。焦虑症状严重者,采用药物治疗,收效快,同时配合心理行为干预技术的应用,可巩固长期疗效。

1.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是治疗焦虑性障碍的一线药物,主要对精神性焦虑症状效果好。

2.三环类抗抑郁剂:以丙咪嗪、去甲咪嗪和氯丙咪嗪治疗焦虑的效果较好,不论对广泛性焦虑或惊恐发作都有效。三环类药物对负性情绪和认知症状疗效较好,对躯体症状效果欠佳。

3.单胺氧化酶抑制剂:苯乙肼对治疗焦虑症也有一定效果,可在三环类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时选用。也可从小剂量开始,如每天睡前服10mg,逐渐增加,直到每天用量达90mg

4.苯二氮卓类药物:主要改善躯体性焦虑症状。以阿普唑仑的抗惊恐发作的效果最好;其次,氯硝安定、氯羟安定、舒乐安定、安定、利眠宁、安他乐等也有很好的抗焦虑作用。除难治性案例以外,苯二氮卓类药物应短期应用,主要原因是副反应和依赖问题。

5.肾上腺素能受体阻滞剂:心得安用于减轻焦虑患者植物神经功能亢进的症状,如心动过速、震颤、多汗等有一定效果;但对减轻焦虑和防止惊恐发作效果不大。

6.新型抗焦虑较药物:丁螺环酮,对广泛性焦虑障碍及其他焦虑性障碍有效,没有明显的镇静,嗜睡及体重增加作用,尤其适用于门诊治疗。

()心理治疗:

1.    解释性心理治疗:知识技能传授、建立支持性治疗的医患关系、增强社会、家庭支持,控制不利因素。

2.    认知疗法:是以纠正和改变患者适应不良性认知为重点的一类心理治疗的总称。它以改变不良认知为主要目标。

3.    行为疗法:行为理论认为,只有根据一个人的外显行为才能决定此人是正常的还是异常的,所有的行为都是学习获得的,通过对个体的再训练和改变环境的方法把不正常的行为变为正常。行为疗法把治疗的着眼点放在可观察的外在行为或可以具体描述的心理状态上。常用的方法有:  系统脱敏法(又称交互抑制法)、厌恶疗法(又称处罚消除法)、条件操作法(又称奖励强化法)、模仿法(又称示范法)等。

4.     认知行为疗法:认知行为理论认为,个人的病态的行为和情绪反应,可通过认知重建、行为再塑技术恢复正常的心理、生理功能。其治疗过程包括自我观察、认知结构改变和应对行为建立几个阶段。治疗的策略有认知行为评定、认知化的行为治疗技术、应激接种训练、认知重构技术等。如焦虑处置训练 (anxiety mangement training. AMT ),经过自我监测、解释支持、自我放松、行为技术,帮助病人消除恐怖刺激与焦虑反应之间的条件性联系和拮抗回避反应;伴有认知歪曲的病人须在放松训练或行为矫正的基础上合并认知治疗。

5.    生物反馈治疗:为广义的行为治疗,是建立在内脏活动操作性条件反射理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行为疗法,是行为治疗的延伸。利用仪器将人体内各器官、各系统心理生理过程的许多不能察觉的信息如肌电、皮肤电、皮肤温度、血管容积、心率、血压、胃肠PH值、脑电等加以记录、放大并转换人们能理解的信息,转换为听觉、视觉等信号在仪表显示出来(即信息反馈),训练人们对有关信号活动变化的认识和体验,意识地控制自身的心理生理活动,达到调整机体心理、生理功能和治疗疾病的目的。临床主要应用于自主神经系统所控制的内脏器官病变。如治疗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哮喘、偏头痛等生物反馈技术,操作简便,行之有效。用于焦虑症状或焦虑症的治疗,与放松训练、心理行为干预技术结合应用,疗效持久,且不易复发。